第67章 我哭了

2198 字 作者: 艷歸康

徐曜越想越難受,也冒出些火氣來。

康遙卻根本不理他,隨意道:「讓開,我要回家了。」

徐曜被康遙的分手二連傷的心髒都在痛,他低聲抱怨:「……那也是我的家。」

康遙奇怪道:「是嗎?昨晚上的保安可不是這麼說的。」

「……」徐曜哪裡會計較保安怎麼說,他隻在乎康遙這樣輕飄飄讓人怎麼都看不透喜怒的態度。

徐曜再次確定道:「你非要分手?」

康遙依然沒有改變答案:「分手。」

康遙說得如此隨意,徐曜簡直氣得想死,他脫口而出:「你」

他看著確實有很多話想說,可到最後一個字都沒說出來,隻繃緊了麵孔,看著嚴肅又隱忍。

康遙看得沒忍住,笑出聲道:「你什麼你,你連放個狠話都不會?」

「……」徐曜哪裡是不會放狠話,他那是哪怕滿心怒火,也不舍得和沒膽子跟康遙說難聽的話。

徐曜繃著臉沒出聲,康遙卻仿佛看透了什麼,越發大聲的笑起來。

笑夠了,他也不管外麵的司機怎麼樣,自己獨自一人甩開徐曜的手,頭也不回地走進了小區。

徐曜不知道康遙到底笑什麼,卻被康遙笑得卡住了火氣,他最終並沒有追著康遙不放,在門口站了一會兒,默然地上了車。

兩人算不上不歡而散。

但離和好也實在是差了十萬八千裡。

……

回到別墅家中後,徐曜心情仍是復雜,可許是因為他道了歉,不管怎麼說都和康遙坦誠了燕來之事的緣故,這一晚他並沒有失眠。

躺下以後,徐曜渾身疲倦,很深很深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醒來,徐曜靜下來重新思考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先不提和康遙如今的『分手』狀態,他的心頭始終縈繞著一點他其實並不相信卻因為賴星維瞎逼逼而怎麼也放不下的憂慮。

若是不弄清楚,到底是食不下咽,如鯁在喉,徐曜無奈,思來想去,還是要問個清楚。

然而問是要問,他卻根本不敢拿那些問題去問康遙,隻能退而求其次,去問兩個人中的另一個人。

徐曜並沒有加回燕來的聯係方式,隻找到賴星維,希望賴星維能從中代為傳話。

賴星維有燕來的咚訊,對徐曜的訴求卻每個細胞都在拒絕。

救命……給徐曜和燕來傳話,問的還是康遙的事?

乾脆尬死他得了!

賴星維:【不行不行!】

賴星維:【你饒了我吧大哥!】

賴星維:【要問自己問!】

賴星維怕死了兩頭傳話的尷尬感,當場把自己的賬號密碼直接甩給徐曜,逃命了事。

這對徐曜不是什麼壞事,徐曜做好心理準備,便登錄了賴星維的賬號,在通訊錄裡抖了抖燕來的頭像。

燕來那邊回復的很快,大概是奇怪賴星維這個不熟又八百年沒聯係的人怎麼會找他,沒用一秒就回了一句『怎麼了?』

徐曜直接亮明身份,打字道:【我是徐曜。】

看到這句,燕來那邊沉默了些許時間。

兩邊一時都沒有立刻說話。

徐曜和燕來之間早卻沒了牽連,可回國以後的幾次碰麵都沒有正經的談過一次話。

除卻那段已經淹沒在時光裡的暗戀,他們其實曾經是鄰居,也是一對很好的朋友。

兩邊都靜了一會兒後,徐曜在對話框思索著打下康遙的名字。

但沒等發出,燕來那邊便主動傳來了消息。

燕來道:【不用多想。】

燕來:【我們隻是普通的雇傭關係。】

徐曜看得微動,對於燕來這樣不需要他開口詢問便自發給出答案的舉動稍有感激。

同時,他順勢一想,雇傭關係?燕來雇康遙做模特?……以康遙的容貌確實順理成章。

幸好——

徐曜鬆了一口氣,打字道:【謝謝。】

發送完這句,對話到此為止。

本應如此,然而徐曜靜了些許,又忽地打字問道:【你還喜歡徐景行嗎?】

這個問題有些突兀,可從徐曜的嘴裡問出來卻意味著不少東西。

燕來那邊頓了頓,回復道:【不了。】

之後,燕來又發送道:【謝謝。】

徐曜盯著這兩個字看了一會兒,退出了對話框。

他當初和燕來鬧掰持續八年,沒有進行過任何告別,可如今心平氣和的兩個謝謝,卻讓他有了種告別的感覺。

徐曜沒有留戀,得了答案便放下了心,在退出賬號之前,他又在賬號裡翻了翻,找到康遙的名字,點進朋友圈看了幾眼。

說來有點慘兮兮,自從被康遙拉黑,徐曜就失去了康遙動向的閱讀權限,為此想看康遙的朋友圈,真的隻能通過其他人。

而現實也和他想得一點不差,康遙社交牛逼症在分手之後沒有絲毫減退,今天和昨天都曬了出門玩的照片。

照片並沒有什麼稀奇,一張遊戲廳,一張咖啡館,康遙打扮的精致漂亮,每張自拍都完美至極。

但吸引徐曜注意力的卻是在那張咖啡館的照片中,康遙的身後不遠處有個正在買單掃碼的男人。

那個男人模樣看不太清,帶著一副銀邊眼鏡,從輪廓裡透出了一種衣品好長得帥的文人氣。

……這是誰?

徐曜心裡一跳,隨後又嘆息一聲,覺得自己太過草木皆兵。

隻不過是和康遙出現在同一張照片裡,又不是挨在一起相互認識,他實在是想得太多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