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我哭了

2178 字 作者: 艷歸康

《百歲寒》電影也就算了,畢竟有重金購入的技術在手,上線快自有緣由。

可《百歲寒》的遊戲和電影遠不是一回事,能這麼快開始內測,實在很難不讓人吃驚。

抱著疑惑和關注,徐曜專門去看了看內測的相關消息,不想並沒有找到相關的內情和報道,甚至大天元的官方關於遊戲連個基本的印象宣傳片都沒做,人物形象和建模風格全是謎團。

都開始內測了,大天元還能這麼沉得住氣?

那到時候正式開服時要靠什麼吸引玩家?

徐曜不明白,《百歲寒》的電影可以不做宣傳是因為背靠滿星這個大廠,但大天元如今在遊戲業可以算是查無此人,怎麼還能這麼穩坐泰山?

所以,大天元果然還是有更強悍的技術,強悍到和徐曜當初一樣擁有足夠的自信。徐曜一邊想,一邊將消息傳了一份給俞炎,傳完以後,這才再次投身到工作之中。

第二日晚上,和譚成約定好的時間很快到來。

徐曜雖然答應了譚成,但到底事情微妙,不是非常的上心,一直拖到了出發的時間才隨時收拾了一下上車。

去往酒店的路上,徐曜的精神仍漂浮在外,他用章簡的賬號去看了看康遙的朋友圈,巧合地刷出了一條新動態。

不知道康遙今天是要去哪裡玩,他穿了一件紅色的外套,脖子上帶了一條皮質的飾品,黑色的項圈造型圍繞頸邊一周,縈繞出了一種皮膚格外白皙,脖頸格外纖細,又禁忌又抓人的視覺感。

紅色,白色,黑色,在他身上,全是玩弄人心的武器。

徐曜看得眉頭皺起,一下子便不舒服起來。

康遙打扮成這樣,肯定是要出門的,可他要和誰出去?這幅模樣都會被誰看到?

這樣去想,徐曜難免有些心不在焉,他自是不想去著急,卻總是很嫉妒康遙的淡定和雲淡風輕。

年輕的人總是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才能幡然悔悟。

徐曜在路上耗費了些許時間,到了宴會上,大廳裡已經人來人往,三三兩兩地湊在一起,像小團體一樣低聲討論著什麼。

但凡是大型聚會,有人在的地方,總有這樣的畫麵,可這次卻不太一樣,徐曜一進會場就發現了不同。

——和其他的聚會相比,這裡的氣氛顯得正式嚴肅了許多,大家雖是為了慶祝而來,卻沒人穿什麼晚禮服小西裝,一水的便服和大褂。

徐曜匆匆一打量,便在賓客中看到了好幾個不同高校的校徽,客人的年齡也都不是年輕學子,而是上了年紀的青年中年男女。

譚銘的圈子,由此已經可見一斑。

徐曜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譚成,打了個招呼。

譚成看見他,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幾乎有點欣喜道:「你可來了!」

徐曜問道:「伯母呢?」

譚成搖搖頭,無奈道:「她跑得那叫一個快,生日蛋糕和慶功蛋糕一送來,人直接跑了。」

徐曜跟著笑笑,對譚成的無奈倒是有了些許理解。

這場聚會人來的雖多,但氣氛卻不熱鬧,哪怕是大聲說笑都莫名顯得輕浮,不像個慶功宴,倒像個私下的學術研討會。

想來一會兒到了飯桌上,徐曜也能跟譚成一起了解到和其他人沒有話題的感覺。

譚成道:「對了,你是不是好幾年沒見著譚銘了,過一會兒我介紹給你認識,我看看……」

「他現在在那兒呢,那個小台子上。」

在譚成說話時,被他所提到的方向也剛好打上了一道光,會場的其他地方暗下來,所有人的視線都適時地被發言台吸引過去。

光線之下站了一個帶著銀邊眼鏡的俊秀青年,譚銘禮節性地笑了下,道:「晚上好。」

周遭完全安靜下來,有人輕輕鼓掌。

徐曜的目光凝在譚銘的臉上,忽地感受到了一種奇異的眼熟感,他明明近年來都沒有見過譚銘,卻莫名地覺得譚銘眼熟,好像就在近期看見過。

是哪裡?哪裡……

徐曜一時想不起來,隻和周圍人一起靜靜聽著譚銘的發言。

在打過招呼和感謝過其他人的到來之後,譚銘忽地做了個有重要事情要宣布的手勢,語氣平淡卻眸光閃動地開口道:「很榮幸能在今天和大家分享我們這一階段的成果,我雖然是研究小組的組長,但此次在腦神經鏈接傳感上的突破,絕不是我個人的功勞。」

譚銘一邊說,一邊向後伸手,他身後的投影儀上屏幕大亮,隨之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專業術語和論文報告。

也是這時,譚成嘶一聲,頭痛道:「……我就說今天的人怎麼比平時的還多,原來是奔著這個來的。」

專業上的成果能吸引專業人士,卻吸引不了譚成這樣的愛聽八卦的小老頭,他把徐曜扯到一邊道:「你不愛聽不用聽,我估計著他說半個小時,其他人再提問一個小時,一兩個小時應該也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再開席,哎,小徐,你餓不餓,要不要先墊一口?那邊有點心和龍蝦。」

徐曜並沒有想過要在這裡耽誤這麼久,不過既然來了,總也不能輕易脫身,他分神一邊對著譚成聊,一邊旁聽譚銘的講述,聽著聽著,意外地跟著精神起來。

譚銘說……用大腦的語言向大腦傳遞虛擬信號,以至於能欺騙大腦,產生以假亂真的聽覺、觸覺,味覺和嗅覺?

這種科技現階段已經能初步實現了嗎?

徐曜不是學者,卻從譚銘的學術分享中看到了一片無窮的天地。

他原本隻覺得譚銘和他有著覺悟上的差距,可如今從這場慶功宴上來看,達到的成果似乎也狂甩了他好幾條街。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