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我哭了

2094 字 作者: 艷歸康

姚總?……康遙?

徐曜聽得震動,可目光看向樓下,依然隻看到譚成所指的方向隻有譚銘和康遙兩個人。

徐曜隱隱感覺到了什麼,可理智怎麼都沒有辦法立即去相信,他求證一般緩慢問道:「哪裡?」

譚成有點不明白徐曜為什麼還沒看見,著急道:「就那個紅衣服的。」

徐曜聽到了一聲轟然巨響,來源卻不是外界,而是他的大腦。

他怔怔看著康遙,整個人都亂了。

???

姚,遙?這兩個稱呼是有一個字一樣,但康遙怎麼可能會是那個發表了許多學術論文的姚總?

……康遙他分明是個舞蹈生!

徐曜根本無法將康遙和現在正在被整個學術界贊揚敬佩的對象聯係在一起,他再怎麼想,腦中隻都能回想起康遙的那份資料,寫著c影輟學,舞蹈尚可,文化成績一般。

是啊,康遙明明就是成績不行,還吃不得苦,他怎麼會坐擁許多專利,怎麼可能是這場學術慶功會的祭奠人?

如果他是,那這麼久以來,他對康遙的了解到底是了解了些什麼?

徐曜心亂如麻,做深呼吸也完全無法消化掉這些忽如其來令人神誌不清的信息量。

譚成卻不知這些,又興沖沖問道:「是不是很漂亮?不說是這孩子是學者,看著跟你公司的大明星也差不了多少。」

「年紀好像也不大,這不就是年少有為?」

徐曜:「……」

每個字都聽得徐曜腦中像被石頭敲了似的,在他的印象中,他從來沒覺得康遙年少有為,倒是沒少覺得康遙不務正業。

徐曜順著譚成的視線看過去,那站在路燈底下的康遙對他而言何止是漂亮,康遙簡直像是要燒起來一般,哪怕隻是站著都光芒萬丈,灼的人眼球刺痛。

怎麼會不好看,他可是康遙。

他還這樣年輕,這樣的……

徐曜被這一時之間無論如何也平復不了的沖擊沖的急躁萬分,正這時,被他矚目的康遙忽然微微抬頭,向著斜上方向看了一眼。

他們兩個之間隔著很遠的距離,在徐曜的角度,其實並不能看清康遙的具體表情,也不能確定康遙在看的到底是不是徐曜的位置。

然而那一眼,徐曜莫名有種感覺,篤定康遙穿過夜色所直視的正是他。

耳邊的譚成還在說著什麼,徐曜再也聽不下去,他飛快地向著樓梯跑去,一路沖下了樓。

看著窗邊黑影消失的剎那,康遙也很快帶著笑收回了視線。

他雖然是這場慶功宴仿佛地基一般最大的功臣,可卻半點沒有摻和熱鬧的意味,他倚著車,懶洋洋道:「說完沒?」

譚銘本來還在講述他剛才所發表的成果,聞言收聲,問:「上去坐坐?」

康遙道:「不。」

譚銘微愣,有些惋惜,卻也不勉強,康遙的性格如何他已經在最近的工作之中有了很深刻的了解,今天康遙能出門到這裡聽他說幾句其實已經非常稀奇。

譚銘本以為康遙之前沒有表現出半點興趣,是絕對不會來的。

譚銘道:「你現在要走嗎?我送你?」

康遙理所當然道:「當然是你送,我沒帶司機。」

樓上已經到了散場時分,且還有小組的其他人員在,譚銘也沒什麼甩不開手的,他點頭,很快上車,上了駕駛位。

康遙跟上車,神情卻有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譚銘不明所以,疑惑問:「怎麼了?」

康遙:「你沒給我開車門,也沒有囑咐我係安全帶。」

譚銘並沒有注意這些,但看康遙的意思,又並不是很在乎這些,好像隻是在和什麼對比一般隨口說了一句。

疑惑想著,譚銘問道:「要不我重來一次?」

康遙發笑:「為什麼要重來,又不是有毛病。」

譚銘:「……」

譚銘係好安全帶,踩下了油門,車子開出去的瞬間,一道身影也從酒店大門跑了出來,向著車輛追了過來。

譚銘開始並未注意,等開出去以後才發覺後麵追了一個人,然而車速和人奔跑追逐的速度不能相比,那身影很快便被遠遠甩在了後麵。

譚銘視力不錯,加上那人的外形條件實在是顯眼好認,一下子便對上了號。

那似乎是徐曜?……但徐曜那位金太子為什麼要追他的車?

人早就看不見了,在意倒也沒什麼必要,譚銘思索著,精神集中回來,不想意料外地看見康遙不知道為了什麼忽然間眉眼彎彎,心情上好地打開了手機。

譚銘知曉康遙有些喜怒無常,沒去問緣由,隻交代道:「除了今晚的慶功會,整個項目的學術報告我也都寫好了,等你看一遍,明天就遞上去。」

「報告裡麵的內容都已經驗證過,加上涉及的方麵多,實行之後不僅僅可以用來做遊戲,其他地方也能用,所以不用擔心,肯定會批。」

「這樣一來後麵的開發會更順利,到時候你的遊戲直接算進國家大力扶持的新科技項目,宣傳的事情不用操心,會有官方親自給你推,當然,這期間要走的手續也不少,你最近要多去幾次……」

譚銘說著說著,停下來問一直在低頭玩手機的康遙,道:「康總,你在聽嗎?」

康遙頭也不抬道:「知道我沒在聽,就不要說了。」

關閉